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ong.huzai的博客

关于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偶,文学爱好者。甲骨文爱好者。汉字起源的爱好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实录:人民公社的食堂饭(二)  

2012-10-01 17:33:3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到了59年,大跃进运动更加大跃进了。记得最清楚的是“放卫星”,生产队每块麦地地头,都立着一块木牌,上边写着实现亩产多少斤的目标,还有具体的责任人。写的很高,贫瘠一点的地亩产也有好几千斤,好地定的更高,最多的,记得是7000斤吧。能不能实现是一回事,写得多少是一回事。谁也不敢写少了,写少了不得了,少了就是右倾保守,就要被“辩论”。所以,大家情知道达不到也要把自己的目标抬高,走一步说一步,光棍不吃眼前亏。有人吃过这个亏。开会定指标时,往往是最后发言的人吃亏。一队队长说:“俺队今年争取产量达到100万斤,”已经够高了。二队队长说:“俺队今年争取达到150万斤”,压住了一队队长。三队队长说:“俺队争取达到200万斤”,又压住二队队长。四队队长说:“俺队的目标是300万斤!”都压住了。是的,有点像现在拍卖行竞价,越靠后越高。队长们发言完毕,书记开腔了,讲得一套一套的,有水平!

书记拖着腔,有板有眼:“现在是大跃进时期,在伟光正的领导下,在三面红旗的指引下,伟大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,”稍作停顿,“一日千里的向前发展!”下边鼓掌。“我们要解放思想,敢想敢干,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,创造人间奇迹!”下边又鼓掌。“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!”鼓掌。“不是有一首新民歌吗,唱的好啊:公社社员一声吼,地球也要抖三抖!”鼓掌,热烈鼓掌。

“但是”,书记口气一变,大家的心一沉:“有些人却违背大跃进精神,右倾保守,妄图拖社会主义建设的后腿!四队产量能达到300万斤,那个谁呀,你为什么才定了100万斤?你这是老牛拉破车,不思进取!都像你这样,共产主义猴年马月才能到来?这不是右倾保守吗?这不是和大跃进唱反调吗?

书记说到这儿,会场就炸开了,大家邪呼起来:“右倾!”“右倾!”“保守!”“保守!”“辩论!”“辩论!”就这样,一队队长倒霉了,被请到会场中间接受“辩论”。“辩论”除了说,还有推。大家你说一句,我说一句,你推一把,我搡一把,既动口,又动手,文武结合,双管齐下,把“右倾分子”搞得灰头土脸。

说实话,指标定的是高了,实现不了,根本就打不了恁多粮食。后来总结教训,说这是浮夸风。文件上这么说,实际上就是吹牛逼。说吹牛逼不好听,浮夸风好听,俺们这里叫做喷。那些年大家真能喷。是的,满嘴喷粪的喷。也不准确,洛阳话喷就是吹牛逼,喷炸弹。

上头还当真了,打的多你得交的多。就是交公粮,现在不交公粮了,那时要交,必须交。好像听谁说过社员们喜欢交公粮,交公粮是爱国,交的越多,农民就越觉得光荣。那时流行一支笛子独奏曲,叫《扬鞭催马送粮忙》,吹的就是这事。不,你没有听清,不是“送流氓”,是送粮忙,公粮、爱国粮。

我小,当时这些都不懂,也不关心。关心什么?拿大人的话说,小孩子就知道吃,不怕你笑话,我关心的是食堂饭。食堂饭的质量不如去年了,而且越来越差,发展趋势是,由稠变稀,由吃变喝,由不定量到定量,由大家一块吃到一家一家领走吃。也能吃上馍,不是一个一个的馒头,是一大片子。蒸笼是依杀猪锅的大小特制的,直径有四尺多吧,分好几层。先把面、萝卜疙瘩、红薯叶子什么的,和在一起,和成烂泥巴一样。然后摊到篦子上,架火蒸。馍蒸熟后,有切菜墩子那么厚。开饭时,一大片子切成块,由司务长亲自掌称,按定量分。为了体现共产主义公平原则,人口按年龄分级别。大人要干活,一个大人算1份。孩子们,十岁以上的,算0.7份。十岁以下的,算0.5份。保留一位小数,不四舍五入。一家老小算在一块,得出你的份数,然后再折算出斤数,由司务长称给你。麻烦不麻烦?也不麻烦。都能算出来,算不错。司务长怕算错,算错了人家不依。各家都能算出来,清清楚楚知道自家该分多少。事关饿肚子的事,没有糊涂的。

提到吃这种馍,想起一个人来,他叫李东方,当时50来岁吧,独身一人,是个光棍。李东方眼神不太好,雀蒙眼,但是有力气,就在食堂干活,有些出力活妇女们干不了,李东方干。例如把蒸馍笼从杀猪锅上抬上抬下,就是他和司务长的事。有一天,天已经冷了,记得是快立冬了。中午,社员们已经收工,馍还没有完全蒸好,大家都挤到司务长的窑里。窑里放着已经蒸好的饃,李东方和司务长抬着一扇刚蒸好的饃进来了,人们拥挤,加上李东方看东西不是很清,不知是谁扛了一下他,他身子一歪,一屁股坐在原先蒸好的饃上。窑里立马热闹起来,有笑的,有骂的,闹翻了天。笑有笑的道理,饃上留着李东方的屁股印儿,像是屁股的模型,再加上李东方屁股上还粘了一些黏糊糊的饃,谁看见谁笑。当然了,就小孩子们笑得劲儿大。骂有骂的道理,你把屁股蹲在饃上,脏啊,糟蹋粮食啊!扔了可惜,不扔,谁愿意吃?最后,想了个两全的办法,既不扔,又有人吃。很简单,李东方这顿饭就吃他蹲的饃。司务长很小心地把“屁股模型”切下来,给了李东方。其实李东方也没有吃亏,那一片子“模型”不少,估计有2份,他因祸得福,吃了一顿饱饭。

后来,片子饃也吃不上了,每天早上和中午能吃点红薯,晚饭只能喝汤。不知是不是从这时起,洛阳一带晚饭就叫喝汤了,晚上人们见面打招呼:“喝汤木有?”“喝了。你喝了木有?”“也喝了。”“喝啥汤?”“小米汤。”“你哩?”“我喝哩是玉米糁汤。”总之,吃晚饭就叫喝汤。食堂每次烧一大杀猪锅稀汤,用一个特制的瓢来分,大人1瓢,孩子10岁以上0.7瓢,10岁以下,0.5瓢,一家人合算出总瓢数,各家领回。当然不顶饥,尿一泡,啥都冇了,晚上睡觉还肯画地图。领汤是孩子们的事,还没有到开饭时间,孩子们就早早来到食堂,带着自家盛汤的家伙来排队,桶了盆了瓦罐了什么的,排成一长溜儿。孩子们都在一边玩耍,一边等着打汤。有一个叫陈狗留的男孩,那一年四五岁了,他好像身体较弱,他爹希望他能成活,就起个名字叫狗留。我猜早死的孩子扔到野地里被狗吃了,所以狗留就是狗不吃,留下了,孩子就可以长大成人了,所以叫狗留。俺们这里有这风俗,也有叫狗剩的,狗丢的,用意都一样。陈狗留他爹妈待他很娇,所以他也很淘气,有一次排队领汤时,他趁一个叫李戊辰的男孩不注意,尿到李戊辰家的桶里,结果,饭桶成了尿痛。

这还不是最可笑的,最可笑的是看一个老师舀汤。老师在孩子们的眼里是个问号,觉得他们一定和一般人不一样,干什么事都不一样。就像那些年伟大领袖号召全国学人民解放军,小孩子们就觉得解放军是个谜。一个男孩偶然在厕所见到解放军在方便,出来后惊喜的告诉别人:“解放军也会尿!”

这个老师是教俺的老师,也是俺的班主任,老师当时有30多岁,正是能吃的年纪。所以,我也偷偷地看老师是怎样吃饭的。老师在吃饭时,和工作员集中在一块儿。老师在农民眼里是有身份的。他们都有职称:工程师,人类灵魂的,所以老百姓看得高。工作员是上头派到队里的国家干部,是钦差大臣,老百姓看得也高。这些都是有头面的人,所以他们集中一块儿吃。为了表示尊重,开饭时他们吃在前边。但这时他们也是喝汤,只有汤。好一点的是,对他们不很定量,打的多,能喝饱。盛汤的是一个瓦瓮,一尺多高,瓦瓮的肚子鼓鼓的,很像孕妇的肚子。舀汤的木勺子有一尺多长,捏住勺子把,可以挖到瓮底。汤里总会有一些面疙瘩,面疙瘩顶饥,大家都喜欢面疙瘩。但是面疙瘩都沉在瓮底,需要捞。俺老师就是捞面疙瘩专家。舀汤时,老师蹲在瓦瓮旁边,左手端碗,右手捏住勺子把,把勺子擩到瓮底,沿着顺时针方向,旋转勺子把在瓮底转圈。老师的动作很慢很慢,就好像面疙瘩是老潭里的鱼,生怕一惊动就吓跑了。在这时候,老师一心一意,非常投入,如入无人之境,对周围的事全都顾不上。经过老师打捞,瓮底的面疙瘩几乎就“一网打尽”了。所以,我发现有个钦差大臣在老师舀汤时很不高兴,老师还不知道哩。

后来,上语文课,老师解释成语聚精会神的意思,我一想到老师捞面疙瘩,一下子就明白了。老师提问我,叫我用聚精会神造句子。我立马就回答出来:“老师聚精会神捞面疙瘩。”结果,老师没有表扬我也就算了,还把我收拾一顿。

在吃饭上,记得是在59年冬天的某一天,发生了一桩奇案,到现在还没有侦破。受害人就是我。或许是饿的,有一回我忽然灵机一动,走到食堂的磨房里,看看里边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。磨房里除了磨盘、磨台、箩面柜子、箩面箩和扫面的刷子之外,什么也没有。我很失望,拿起刷子在磨台上扫了扫,发现还能扫出来一点点面。我一惊喜,又扫扫磨台,扫扫面柜子,都能扫出来一些面。我把这些面集中在一块儿,有一把那么多。我到厨房加点水和成面团,有一个鸡蛋那么大。随后我又把面团放在伙房的热煤渣里烧,烧熟后,焦黄焦黄,吃起来真香啊!不喷,现在人吃什么肯德基了,汉堡包了,披萨了什么的,不见得比俺那烤面团香。从此以后,每当食堂磨完面,我就偷偷一个人进去扫面。所以,隔三差五地能吃一个烤面团,真叫人激动啊!

但是有一次,终于出事了。我把面团埋到热煤渣里,就到外边玩耍,估计烤熟了,就进来扒。扒了一会儿,不见心爱的烤面团,心里觉得不妙。就再扒,还是没有见到。我就从一摊煤渣的边上开始扒起,一点一点朝里头扒,仔仔细细扒了一遍,还是没有。这时,有个中年妇女从门口过,我对她很熟,我班有个女同学叫核桃,她就是核桃她妈。核桃她妈问我扒啥哩,我说不扒啥,她就走了。随后,我把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,还是没有找到,我才确信宝贝丢了。咋回事呢?不会烧成灰,绝对不会!那就是有人偷走了。是谁偷走了?核桃她妈?她为啥问我扒啥哩?我好像觉得,刚才她看我的时候,脸上有点不自然。我心里说,说不了就是她偷了我的烤面疙瘩。再说,我也没有看见别人进来呀。核桃呀核桃,你妈的心眼也太小了,真没出息,从小孩子嘴里抢食吃!但是,我在语文课上刚学过疑人偷斧,没有真凭实据,我也不能说核桃她妈就是小偷。是不是我在外边玩耍时有人偷偷进来偷走了?也有可能。你知道,小孩子耍起来,会忘了正经事,所以有可能。洛阳人肯说:丢东西糊涂,拾东西清楚。究竟是谁偷了我的宝贝,一直是个疑案。唉!直到现在,我都清清楚楚记着这件事,记着核桃她妈。几十年过去了,我时不时在想:那个烤面团怎么就没了?这或许是世界文明史上又一桩人类未解之谜。

怎样才能不饥呀,是那时的头等大事,大家想尽办法弄吃的。孩子们好动,喜欢在地里采集野果子吃。枸杞子好看也好吃,也容易找到。有一种植物,不知道书上叫啥,洛阳人叫“羊角儿”,果子有食指那么大,形状两头尖当中圆,枣胡形的,但颜色是绿的。就这种果子好吃,甜甜的,水儿也很多。但是比较难找,物以稀为贵嘛。有一种果子叶子很涩,果子很小,成串成串,每一个都跟仁丹那么大,鲜红鲜红的,也很好吃,至今也不知道叫啥。也挖茅草的根,嚼起来很甜。也逮虫子吃,逮住蚂蚱烧烧吃,很香。现在专家们分析出来里头有高蛋白,是绿色食品。是不是绿色食品俺不知道,只知道蚂蚱有绿色的,也有土色的。小孩子们特别喜欢逮蝉,洛阳人叫 “老马蛉”。秋天老马蛉最多,晚上在树下点一堆火,老马蛉看见火光,就朝里边落,人就能逮住它,逮住后立马就在火堆上烧吃了。专家说,老马蛉里头也有高蛋白。真想不到,恁困难的时期能吃上高蛋白!大家也到村子西边的小河里捞鱼虾,都去捞,后来谁都捞不住了。

总之,那时候,只要能顶饥,能弄到啥就吃啥。听一个历史老师说,原始社会的人就是过着采集生活,吃的就是野果子、昆虫什么的。照他这么说,我们确实过的是共产主义?原始共产主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