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ong.huzai的博客

关于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偶,文学爱好者。甲骨文爱好者。汉字起源的爱好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实录:人民公社的食堂饭  

2012-09-25 11:50:56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过来人根据回忆,由我做实录。我说,你可不能编。他说,编啥哩,都是真人真事,不用编。编,河南话,创作假话的意思。

回忆人说,那时候我还小,10来岁,——下边的“我”都是他。

记得是1958年,当时风言共产主义要实现,粮食要入公。某天正在吃早饭,家里来了几个大男人,都是队里的干部,带着面袋子来共产,把家里的面拿走了,还用称称了称,记下数目。一个大叔叫杨乱子,笑着说,以后不用做饭了,有人专门给你们做饭吃了!

他们走后,老爹埋怨老娘没有把面藏起来,自己不舍得吃,要细水长流,结果被共产了。

随后,食堂就开伙了。一个生产队一个食堂,俺们队的食堂是在一所四合头窑院。也叫天地坑,就是朝地下挖个方坑,四面挖窑洞。这所窑院很大,每面都有3孔窑,三四一十二,一共12孔。一孔做进出的通道,其他11孔都能住人。窑院本来是一家地主的,他家还有一所小一点的窑院,这所大的窑院就被共产了,用作生产队的食堂。

院子很宽绰,窑洞都有分工。一孔管做饭,做饭的一摊儿家具都放在这里边。挨着门口,在院子里搭一个棚子,垒一个很大的锅头做饭,上边坐一口大锅,就是过去的杀猪锅,直径有四五尺吧,真大!别说做饭,就是在里边洗澡也中。别的窑洞,一孔盛粮食,一孔做磨坊,一孔放食物兼做司务长的办公室,剩下的都是社员们吃饭的地方,当时没有名堂,现在叫餐厅。餐厅里有饭桌和板凳,不够用,很多人就蹲在院子里吃。不定量,吃饱为止。吃罢饭,碗筷一放,嘴一抹,干活去。有炊事员专门收拾,吃饭人觉得也怪省事。

后来听说是一个叫李双双的婆娘建议成立食堂,说这样可以解放妇女的生产力。李双双还拍成了电影,据说连总理都很喜欢。写李双双的人还成了大作家。

58年是丰收年,庄稼收成很好,生产队交了公粮,剩下的够吃,能吃饱。有时候还能吃上蛋啊肉啊什么的。因为没有鸡蛋没有肉,好像不能叫共产主义。所以队里扒了一些社员家的房子建起了养猪场、养鸡场。猪和鸡原来都是各家各户的,现在共产到一块儿,户口都姓共了。养鸡场也有我家的功劳,我家的老母鸡,户口也农转非了。不知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——畜生也通人性,它一直认识我。它是芦花鸡,样子很漂亮,下蛋也勤,所以在家时我最喜欢喂它。现在,只要我从养鸡场路过,它就咯咯咯叫着走过来,和我打招呼。

最高兴的是过节,过节时要改善生活。孩子们喜欢过节,秘密就在这里。改善生活时,能吃上酒席,叫洛阳水席。很有名啊!现在据说是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,有些洋鬼子漂洋过海来吃咱的“遗产”。什么焦炸丸、门墩肉、洛阳燕菜、扁豆块之类,流水作业,一碗接着一碗上。事先编排好的程序,先上什么,后上什么,都有哈数,不能乱。按规矩,先上小碗,汤汤水水的,讲究味道;后上大碗,肉也好,粉条也好,鼓堆堆的,实实在在。最后一碗一定是鸡蛋汤,有人解释说,鸡蛋是圆的,端上鸡蛋汤,等于画个句号,告诉客人宴席到此结束,所以鸡蛋汤就是滚蛋汤。别说得这么难听,还是理解成句号为好。总地来说,一场酒席下来,八大八小,二八一十六,大大小小16碗!过瘾!一桌八人,坐在那儿吃,也很排场。饭桌不够用,老人、有头面的人先吃,随后是大人带着自家的孩子入席。顺序,司务长早编好了,按生产队的花名册排先后,依次点名,大家轮番上阵,都能坐桌。

还有,吃食堂饭很热闹,这是我们小孩子愿意看到的。当然,小孩子们到了一块儿,追打吵闹,也为热闹气氛做了贡献。一到开饭时,几百人挤在一所院子里,吃着说着,乱哄哄的,不像一家几口在一起,规模小,显得冷清。

那时整个社会都很热闹。空气里时刻响着高音喇叭,整天唱着“社会主义好,社会主义好,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”。整天喊着“大跃进万岁”呀,“超英越美赶苏联”呀,“一天等于二十年,共产主义早实现”呀什么的。人们看上去都是忙忙碌碌的,好像总有干不完的事儿。当时实行的是三化:组织军事化,生产战斗化,生活集体化。军事化,俺县不叫县,叫团——不知道“县团级”是不是从这儿来的;俺公社不叫公社,叫营;俺大队不叫大队,叫连;俺生产队不叫生产队,叫排。战斗化,社员上工,听哨声;下工,听哨声。哨声就是命令,行动一定要快。据说,快才是大跃进精神。谁快了,插红旗,受表扬;慢了,插白旗,受批评——那时叫“辩论”。俺婶子慢了一回,被队里插了白旗,“辩论”了一次。婶子很要强,觉得很丢人,跳了水窖——农业合作社时的水利工程,在路边挖的蓄水坑。幸亏水窖不深,里边也没蓄上水,婶子才没有出事。集体化,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妇女们都集体住宿,俺老娘她们晚上都住在生产队安排的窑洞里。里边没有床,都睡在席上——俺也不知,这像不像洪秀全在太平天国里发明的女营。每天天不亮,鸡叫的时候,比周扒皮家的鸡叫得稍晚,高音喇叭就响起来了,紧跟着哨声响起,李双双解放的俺老娘她们就集体出工,下地干活,当时叫战天斗地。

58年下半年,大跃进声势更大。全民大炼钢,各家的铁锅都炼钢了,各家门窗上的门鼻、门扣、门锁之类,因为是铁的,都拿去炼钢了。其他的东西,凡是铁,统统都贡献给大炼钢铁了。所以说,家家户户,没有一点铁气儿了。每家的门白天夜里都不用上锁,真是夜不闭户呐!那时的人,谁也不担心会丢什么,说实话,各家各户都一样,屋里空荡荡的,没有什么可丢的。现在有人夸那个时代社会治安好,那是你不了解情况,那时候的老百姓有什么可偷,有什么可抢的!

那时,男劳力都去炼钢了,高小以上的学生也去炼钢了,我当时读的初小,没有轮上给祖国的工业建设做贡献。这样一来,生产队的活,妇女作用更大了,撑起了“一边天”,连男子那半边也撑起来了。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天气,老天照顾,风调雨顺。夜里下,白天晴,秋庄稼长势喜人。缺劳力,麦子收割后地犁不过来,但红薯秧子剪下一段,埋在麦茬地里,就活了。麦茬经雨水一沤,成了绿肥,不施肥,红薯也长得很好,每棵后来都结三斤、四斤。你到玉蜀黍地边,能听到秫杆叭叭叭的拔节声。谷子、豆子、玉蜀黍的收成也不赖,玉蜀黍穗长长的,像男人的半截胳膊。

但是,可惜啊,丰产不丰收,人手少,庄稼收不回来。大人少,劳力不够用,就征发孩子们服徭役,帮助收秋。白天干不完,还要夜里加班。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夜里收红薯。本来收红薯是用䦆头一棵一棵刨,但现在没人手,只好换一种收法,就是用牛犁,对住红薯的直行犁过去,把土壤翻开,叫红薯露出来。大人在前边犁,孩子们提个篮子,跟在后边拾。白天还好说,晚上看不清,只好跟着感觉走,觉得光的是红薯,就去拾,觉得不光的是坷拉,就不拾。有时候也会拾错,抓住一块坷拉放到篮子里。这也有好处,每当孩子们错把坷拉当红薯的时候,大家就会邪呼起来,笑起来,忘记了瞌睡。你想,这种收法,能不糟蹋粮食吗?很多红薯都没有收回来,后来烂在地里。

但那时食堂饭照样吃,秋季以后,以吃红薯为主。一日三餐,红薯唱主角。蒸红薯、煮红薯,红薯面馍、红薯面(面条的面),红薯粉条、红薯片,天天都是红薯饭。当里个当,当里个当。而且,菜也离不开红薯,在红薯秧子长得最旺时,拽下来一些晒干,冬天当干菜吃。也把红薯叶子用热水烫一下,放在大缸里腌起来,相当于韩国泡菜。据说那时候有圣谕:“红薯很好吃,我爱吃红薯”。红薯确实很好吃,多种植,大家能吃饱。所以,有红薯撑着,58年下半年没有人饿肚子。但是,说实话,这东西天天吃,胃受不了,光吐酸水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